2016/08

07

16:24:30

男子妄想被迫害 饭中下药后他捅死父亲捂死母亲

本文来源:齐鲁晚报 时间:2016-08-07 16:24:30
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
摘要

�杀害母亲现场(图左)和杀害父亲现场(图右)都被候某震清理干净。 警方供图  两具从济南市长清区翟庄南水北调干渠浮出的尸体,揭开一个家庭悲剧。出现精神病症状的候某震被父母送到精神病医院诊治,这让他十分反感

�杀害母亲现场(图左)和杀害父亲现场(图右)都被候某震清理干净。 警方供图

  两具从济南市长清区翟庄南水北调干渠浮出的尸体,揭开一个家庭悲剧。出现精神病症状的候某震被父母送到精神病医院诊治,这让他十分反感,总认为父母要迫害他。8月1日,候某震持刀将父亲捅死,捂住母亲口鼻致其窒息而死,用编织袋装着尸体大中午运到干渠抛尸,还在编织袋内装上石头。

  本报记者 杜洪雷 戚云雷      张帅      

  父母尸体浮出后

  他去了干渠好几趟

  隐藏父母尸体的南水北调干渠,是候某震经常去钓鱼的地方。据邻居称,他们爷俩都是抓鱼的好手,经常抓鱼回家做饭。“候某震是独生子,他的父母都非常疼爱他。常听他父亲大声地说,爷们儿多吃点。”邻居候先生称。

  8月2日上午和下午,南水北调干渠里面先后浮出一男一女两具尸体,成为附近村民最为关注的事情。因为男性尸体的右手拇指和食指第一指节缺失,让翟庄的一些村民想到了候某震的父亲。“当年一个雷管爆炸,炸掉了他两个手指的一节,我们附近的人也就是他有这个情况。”一位邻居说道。

  最先想到尸体身份的是候某震的叔叔婶婶,因为过几天就是候某震奶奶的生日,他们曾多次给候某震打电话询问其父母是否在家,结果候某震竟说不知父母干什么去了。候某震的母亲平常都是在家务农,基本上不出门,其父亲此前外出干零活,天热之后也就没出过门。

  越想越奇怪,候某震的叔叔婶婶就赶到归德派出所向民警说明了情况。经过辨认,两名死者系其哥哥、嫂子。

  “2号那天很多人都看到候某震骑着电动车去干渠好几趟,每次都匆匆忙忙的。”一位邻居称,后来他们才想明白候某震去干渠是担心自己的罪行败露。

  妄想被迫害

  频向父母下“安眠药”

  相较于旁边的邻居,候某震的家显得有些简陋。在邻居的记忆中,候某震上高中时学习不好,压力很大,后来改上了技校。“前两年跟着亲戚在吴家堡的一个机床厂上班,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不干了。”邻居曾经到他家问过,候某震吞吐地说那里的活不多,放假了。

  精神病成为这一家人日常忌讳的词语,也导致一家人走向悲惨的结局。据邻居介绍,候某震的母亲年轻时曾因感情问题患上了精神病,发病不定时,只能靠药物进行控制。

  2008年,候某震开始出现精神病相关症状,后在省精神卫生中心就诊过,今年4月,父母拉着他到万德镇精神病院住院治疗,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。民警也在其家中发现了治疗精神病的药物。

  候某震在供述时称自己没有病,父亲却把他当精神病人对待,让他吃药,这让他比较反感。他还认为父母对其管束过严,多次出去打工都被父亲叫回来,不让出门,因此产生积怨。

  候某震称,长时间以来一吃母亲做的饭就呕吐,认为她在饭里下了药,并因此曾离家出走过三四次。此外,候某震腿部静脉曲张,但他认为是父母趁他睡觉时扎的针眼。候某震认为,他的父母尤其是父亲这样对待他是在故意整他、对付他,并由此产生被害妄想症,认为父母在加害他。

  对父母的恨让候某震做出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。他曾多次给父母吃的饭里面下“氯氮平”,这是一种镇静剂,虽然没有毒,但比安眠药的药力强,正常人服用后会有嗜睡症状。

  大中午骑电动车

  到干渠抛尸

  “候某震今年26岁,可是还没有说上媳妇,这在农村是很难接受的,会被人瞧不起。”一位邻居称,候某震此前曾经处过一个对象,可是后来散了。“很多人一听这家人有精神病,就不敢帮着给他说媳妇。”很多邻居认为,这成为候某震憎恨父母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因为天气太热,候某震家里新装了空调。在案发前两天,因空调转向问题,候某震与父母吵了一架。长期的思想压力加上病情反复,使候某震心里积怨极深,他觉得自己不能太懦弱,于是决定出手报复父母。

  8月1日早上,突然下了一阵大雨。早饭的时候,候某震通过调料又一次在锅里下了“氯氮平”。饭后由于下雨,其父就躺在沙发上休息,其母躺在床上休息。看着熟睡的父母,候某震从客厅茶几上拿起一把西瓜刀,朝其父左胸口上捅了一刀,导致其父主动脉弓破裂死亡,随后又捂住其母亲的口鼻使其母窒息死亡。

  看着父母的尸体,候某震想着如何进行处置,看到房间里面有很多之前装化肥的尼龙袋,候某震将父母的尸体装在尼龙袋里,用绳子捆绑。1日中午,他把电动车从家里推出来,后座上捆着用尼龙袋包裹的母亲尸体,镇定地穿过村中间的大道,将尸体抛到南水北调干渠里面,而且编织袋里面还放了几块石头。随后,他以同样的方式处理父亲的尸体。

  候某震之所以在中午抛尸,是因为他觉得中午时分路上没有什么行人,不会被人发现。但有村民表示,曾有人看到候某震骑着电动车在南水北调干渠附近晃悠。为了怕被其他亲属发现,候某震回家后将家里上上下下清洗一遍。

  看到警察后

  跑上屋顶不下来

  杀害父母之后,候某震出奇地镇定,如往常一般出现在胡同里面。“2号下午,我还看到他骑着电动车到下面的商店里面买方便面,后来才知道原来家里已经没有人给他做饭了。”一位邻居称,他们村附近五天有一个集市,候某震的父母曾在上个集市一起去赶集,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这对夫妻,此后再也没有见到他们出过门。

  2日和3日,候某震在家里吹着空调上网,直到3日下午,几十个从长清城区赶来的民警围住候某震的家。看到民警后,候某震从屋内跑出立即爬上自家屋顶不肯下来。民警将其控制后,随即对家中展开查验,发现屋内有几处血迹,且地面被明显清扫过,同时在院内的大门处找出了与裹尸袋相同的编织袋子。在物证面前,候某震对杀害父母一事供认不讳。专案组随后将其带离,并将在作案现场提取的物证及时送检。

  5日上午,归德派出所民警来到候某震的叔叔家送拘留通知书。“这么残忍的孩子,我们什么都不想管他。”其叔叔称,他一直想着死去的哥哥嫂嫂,“他们对这个孩子是多么疼呀,可是他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,真是白眼狼!”

  目前,嫌犯候某震已被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
分享到朋友圈
打开微信,使用底部的"发现", 使用"扫一扫"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。